奥诺雷缺德

请你们俗气一点好不好?

“一八二一年时,你认为科拉莉是无与伦比的。”

我也曾这么以为。

真香 实录

“感情线是什么好无聊喔我只想看悬疑。”

“我靠旺仔夫妇太好吃了吧又甜又虐我嗑爆感情线!”

是今日的……算摸鱼吧。

不好看。

#成年向#

摸一个俊!

完成度低得令人发指

关于瓢虫的碎碎念

一直觉得幺蛾子爹的能力真的好强啊,只可惜黑化者的能力仿佛需要智商变现【你】,每次还只黑化一个(可能是能力有限吧不然小精灵可能要累吐)

不过与其说黑化后失了智,倒不如说是直接催生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格,思考模式上感觉和人类都完全不一样。

这样想的话,其实也可以把黑化者当做是从异世界召唤来的生物,以黑化蝶和负面情绪为媒介,附身在相似的人身上。(类似于成龙历险记里圣主那一派恶魔,被召唤之后附身到人类身上吞噬原人格,啊我记不太清了。)

总之蛮希望看到一个正剧走向的正派联盟和反派联盟相战的剧情【非要借子供向设定写成人向剧情系列】,就是那种正反派智商都很在线,除了小龙虾buff依旧之外,其余剧情强行严肃的走向!

其实就是觉得各种反派的能力好有趣好像看他们搅风搅雨啊(小声bb

还有就是吃糖吃到有点腻(你




这几天的摸鱼。

  你不懂吗朋友?你不懂我为什么不愿意听你讲你的爱恋吗?

  如果你喜欢除此之外的任何一个人,那都可以是甘泉,是蜜糖,是夏日的栀子花。我可以品尝你快乐的甜味儿,朋友,你快乐我会为此快乐的,哪怕是我要把你分出去。我不是真不愿意听你讲你为爱痛苦的岁月。该如何追那女孩儿,该如何辨别她的话语是真心还是伪装,该如何告诉她,该如何帮助她。我不是真不愿意听你愿望实现的喜悦,面对爱情的患得患失,怎样筹谋世俗之外的未来,你们的拥抱、亲吻,你疯狂而热烈的赞美与惊叹,可以讲给我,因为无论你讲什么,我都可以听,听你是我的使命。我明白的,我可以明白那些不同的味道,我没有尝过,可是你懂的时候我就懂了。

  哪怕我在喜欢你与不喜欢你之间摇摆不定,可你一句话,我可以带上眼镜把一切滤成纯净的白光。我把你从旖旎的油画框里摘下来,裱成君子之风的水墨。我们之间还可以山高水长。

可是这个人不行啊朋友。你知不知道她是与我生命相缠二十年的一根线,你不只是在喜欢她,你是在摧毁我呀。

有时候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单纯喜欢讲话来表达想法还是真的有某种拯救欲。

看见别人露出了一点痛苦的尾巴,无法置之不理。冒失地就想上去做点什么,计算距离,一点一点递上一朵花。话语如果能让人快乐,口舌真是觉得自己生得其所了。希望别人感到被理解,能稍稍从中得到安慰,甚至能因此好起来,能因我而喜悦。

可是这真的好吗?

是不是太自大太冒失地去代入别人的处境了呢?是不是想象出别人的痛苦来自我感动呢?是不是其实只是想得到大家的喜欢呢?

也许像病一样,喜欢和痛苦的女孩子说话,比起快乐更喜欢看她们脆弱,喜欢说试试那样做也许会感觉好一点,喜欢说如果有事可以来给我讲讲。
吐一口长气,大家都不是小太阳,看见人会流泪,才能心安。这有点邪恶,这好像病态啊。


你啊,究竟是怎么想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