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诺雷缺德

请你们俗气一点好不好?

是一个朋友给我听的。

我通常不听情歌,因为听不懂。可是或许是听她讲与男朋友的日常的缘故,突然就被这首歌所触动。

她慵懒,丧,有点酷可是又怀着可爱少女心。她怀着不言的愉悦去抱怨远在异国的男票。歌曲一响起,我就觉得那就是他们两个在唱。

未来是不确定的。加班,留学,忙碌的一日日,挤地铁的日常。和他们每日互相讲着琐碎,互相调侃。

我不喜欢少女心,我也不喜欢恋爱,我常常觉得狗粮无聊透顶。我不理解爱情,可是听着她每天絮絮叨叨给我喂狗粮,突然就好喜欢爱情。我喜欢她,喜欢他们,他们很不现实的爱情。她每天给我讲着异地恋有多无聊,可是我喜欢他们的对话,甜得像午后饮料。

于是知道影视与漫画中渲染的美好是真实存在的。


我不喜欢爱情,我喜欢他们。我希望他们两个熬过这三年,快快乐乐而不太现实地在一起。我希望他们有很多很多面包,也有每天的小牢骚。

她永远是少女,我想。


momo的声音有空灵感,经常使我觉得唱歌的是一位虚拟歌姬。

我很喜欢雪崖殉情的的那个解释,虽然deemo的故事也很动人。但殉情的故事给了它一种虚假的真实感。

我是相信那样的心情存在的。

完成啦!剑客黑羽!衣服有色差orz


对我玩虚荣只是为了给自己找个画画的理由hhh


开心,夸一夸自己www

我原本想的是交三两朋友,能喝酒的那种。但她与我不相识的人喝酒,我就惶恐了。因为,我同她喝酒时,都是装的。

段誉就不慌吗?啊?他怎么这样?

没有狐狸与猫的岛


9.20
把我家和你家连成一条线,是的,我现在待在中点那里。秋天很秀气,不似北方大刀阔斧地凉起来。而不久后的冬天,也许会像刀子似的温柔一掷。




9.22
我不喜欢这里的海水,远远看着又青又蓝,近看,灰沫卷着水藻和木屑翻腾。它们带来水汽,使空气也很潮湿地翻涌起来。人们笑的时候我只好同他们笑,笑今天天气好。


9.23
这里的人不养狗,也不养猫。这里夜不闭户,也没有老鼠,人们愉快地交谈,互相笑,没有人孤独。


于是我就没敢提出我曾想养猫。他们认为这不可理喻。喔,可以理解,因为所有人竟都那么和善,他们不会介意多出一只无用而多毛的动物,但是……



我不想写下去了。今天就这样。



9.24
“我在野外见到一只狐狸。”我对她说。

“噢是吗?那真是…太奇怪了,我们这儿没有狐狸。”
她咯咯地笑起来,使我也不好意思严肃着。我往常也没见过这样的女孩子,她穿裙子,头发是亚麻色,就跟德彪西那曲子一样。对,笑起来也是那样子。

我真想看她抱着一只小狐狸的样子。

当然,狐狸是我瞎编的。我前天真看见了它,金毛儿的,蹲在草丛里看了我一会儿,然后很迅捷地窜走了。但这事儿,我宁愿它是瞎编的。


9.25

她约我出去。这地方你知道的,非常湿润,而且温暖,于是多花。一大丛一大丛的,花瓣开的软,叶子大,挺阔。少女与花,都是好看的。


9.26

那只狐狸看了我一会儿。蓝眼睛,像是电影特效做出来的假狐狸。

很远,我和那只狐狸对视着。

我忽然就悲伤起来,但你知道,你知道悲伤是一种很痛快的感觉。在我和那只金毛的小狐狸对视的时候,这里的人不会明白一只狐狸是怎样的珍宝。柔软而多毛的身躯,向来是很多少女的良药。

这里的少女喜欢花儿。于是我和那狐狸对视的时刻,我突然,便眼眶湿润起来。


但同她们一样,我为好天气而笑。


















摘自敦刻尔克

【 庞德说完话,问道:“还有任何意见吗?”现场一片静默,戈达德眼睁睁看着机会溜走,他的使命即将以悲惨的失败收场。“好吧,那么,”庞德说道,“进入下一个议题。”戈达德突然听见自己的声音直接对海军元帅说话:“我奉戈特勋爵之命前来陈述,海军预备提供的设备根本远远不够……”庞德极为震惊地看了他一眼,屋内一片哗然,所有目光射到他身上,对桌的空军副参谋长皮尔斯爵士(Sir Richard Peirse)猛地坐挺身子,目瞪口呆。

此刻喊停已经太迟了。戈达德滔滔不绝地陈述当前所需,远超过戈特指示他表达的内容。“您不仅必须调派海峡邮船,也要征召观光船、贸易商船、渔船、救生艇、游艇、汽艇……任何能横渡海峡的船只!”

他一再重复论点:“任何能横渡英吉利海峡的船只都必须调遣……任何船只!即便划艇也不例外!”

这时皮尔斯站起来,悄悄走过去对他耳语:“你太紧张了,你必须立刻起身离开。”

戈达德非常明白。他起立,朝着庞德的方向微微鞠躬,设法合理从容地走出房间。但是他深为自己的失控而无地自容,也为无法赢得任何同情或反应而沮丧不已。

要是他知道此刻有许多人的行动跟他的提议殊途同归,或许就不会觉得如此挫败。他们是海洋子民——是组成不列颠的要素——这些人不是参谋长或知名将领,甚至也不是船上的水手。他们在英格兰南部各地的办公桌前工作,正是他们未事先通知也未公开表达的意图,打败了军方与政治家对未来的悲观预测。】




@奥诺雷缺德 
我喜欢敦刻尔克。历史读起来让人很紧张,就算知道结果也一样。虚构作品就不会给人紧张感。

这种文字能让人立刻热血沸腾起来。战争,一想到它真实地发生过,就能让人浮想联翩。


他们做过丑陋的事情,把居民赶出来,在他们的墙壁上凿出洞口。他们抛下了法国。但这却被人颂扬。现实最让人感到神奇的就是它往往自相矛盾。就算作者总是用春秋笔法,你也未必要受他影响。

好玩的是,你还要反过来怀疑作者。

我每次,都觉得他们在撒谎。

临摹练习。


最让我高兴的是,我找回了一位老朋友。我喜欢我们的熟稔。


对。